找回密码

您好,欢迎来到同样

仇英
桃源仙境图轴

首页 艺术名人馆 仇英 桃源仙境图轴

基本信息

作品简介

绢本,设色,画芯175×66.7cm,天津博物馆藏。图绘崇山峻岭中三友就石而坐,一人抚琴,一人聆听,一人兴起舞袖,皆兴高采烈;身旁水流潺潺,一小童手拿鼓样的东西踏桥而来;远处绿山青树掩映飘渺云雾中,亭台楼阁位于山腰间,此处确实是文人雅士隐居的仙境呀!

作者简介

  • 仇英
    明代画家

    仇英(约1498年—约1552年),字实父,号十洲,江苏太仓人,明代绘画大师。

    仇英出身寒门,幼年失学,曾习漆工,后拜师周臣,成为画家。

    仇英博取众长,集前人之大成,形成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。他山水、花卉、界画、人物、仕女无所不能,既工设色,又善水墨、白描,能运用多种笔法表现不同的对象。 时人把他与周臣、唐寅誉称为院派三大家;后人又把他与沈周、文徵明、唐寅并称为“明四家”。

    人物生平

    漆工出身

    约明弘治十一年(1498年),仇英出生于江苏太仓一个贫寒家庭,从小酷爱绘画。幼年失学,早年是个负责涂漆的工匠,为人彩绘(绘制装饰画)房屋。

    正德十二年(1517年),仇英由太仓来到吴县(今苏州),结识了文徵明。 同年,受到画家周臣的赏识,由此拜师周臣,正式开始学习绘画。

    绘画生涯

    正德十五年(1520年),仇英与文徵明合作,创作了《摹李公麟莲社图》。

    嘉靖十一年(1532年),仇英创作了《园居图》,绘写苏州文士王献臣在拙政园的居止活动。

    嘉靖十六年(1537年),应昆山鉴藏家周凤来的延请,仇英居住在周家,开始创作长达15米的画作《子虚上林图》。

    嘉靖十九年(1540年)夏,仇英创作了《沙汀鸳鸯图》《双骏图》。同年,仇英被嘉兴收藏家项元汴请到家中客居作画,因此得以观摹项氏家藏宋元名画千余幅。他潜心观赏,刻苦临摹,画艺大进。

    嘉靖二十一年(1542年),仇英创作了《弹箜篌仕女图》《倪瓒像》,并为周凤来创作了《赵孟頫写经换茶图》。 同年,仇英创作的画作《子虚上林图》完成。

    嘉靖二十二年(1543年),文嘉、王榖祥、陆治等来访仇英,仇英请他们观赏刚画成的《钟馗图》,王榖祥赞赏不已,仇英就以图相赠,陆治为之补景。画好后,他们带着画去见文徵明,文徵明为仇英写了《草窗诗》。

    嘉靖二十三年(1544年),仇英创作了《后赤壁赋图》。

    嘉靖二十五年(1546年),仇英为项元汴创作了《孝经图》。

    嘉靖二十六年(1547年)春,仇英在项家博雅堂创作了《临宋元六景》册。同年冬,在项家创作了《水仙腊梅图轴》

    嘉靖二十八年(1549年),仇英创作了《松阴琴阮图》。

    嘉靖三十一年(1552年),仇英创作了《职贡图》。仇英可能在该年去世。

    主要影响

    综述

    仇英的山水画多学赵伯驹、刘松年,发展南宋李唐、刘松年、马远、夏圭的“院体画”传统,综合融会前代各家之长,既保持工整精艳的古典传统,又融入了文雅清新的趣味,形成工而不板、妍而不甜的新典范,还有一种水墨画,从李唐风格变化而来,作界画楼阁,尤为细密。

    仇英擅人物画,尤工仕女,重视对历史题材的刻画和描绘,吸收南宋马和之及元人技法,笔力刚健,特擅临摹,粉图黄纸,落笔乱真。尤善于用粗细不同的笔法表现不同的对象,或圆转流畅,或顿挫劲利,既长设色,又善白描。人物造型准确,概括力强,形象秀美,线条流畅,有别于时流的板刻习气,直趋宋人室,对后来的尤求、禹之鼎以及清宫仕女画都有很大影响,成为时代仕女美的典范,后人评其工笔仕女,刻画细腻,神采飞动,精丽艳逸,为明代之杰出者。

    特点

    纵观仇英的山水画,大致具有如下几个鲜明的特点:

    首先,在境界上不一味追求富丽堂皇或空漠冷寂的气氛,而在“秀雅纤丽”中有一种飘逸优雅的气息。所作山水多为表现士大夫林泉诗酒生活和清新旷远之自然景色。由于仇英出身贫寒、读书不多,其画作中也少有诗文题跋,一般仅于画幅边角落款,未有诗画结合之面貌。但是所画丘壑泉石、烟云竹树、亭台楼阁、人物景色皆精描细染而又不失清秀雅逸的气韵。特别是他描写文人高士隐遁生活的作品,如《桃源高隐图》《蕉荫结夏图》《月下吹笛图》《园居图》《春夜宴桃李园图》等,无时不流露其隽秀飘逸的情怀,画卷气溢于笔墨之中。

    其次,仇英的山水画虽隽逸优雅,“士气”十足,却少有一般文人画家笔下那种冷寂空疏的情调,而总是流溢出清新明丽的气氛,有的作品还充满蓬勃欢乐的意趣。如《莲溪渔隐图》中平远山水、溪岸水畔、房屋堂轩、茅舍鱼罟、田亩葱郁、小桥相通、行人往来,画面布局清旷,一片江南夏日情景,极富生活气息,给人以可游可居之感。再看描绘四川剑门关景色的《剑阁图》,画面峰峦重迭,远处是皑皑的雪崖雪峰,近处是重彩辉映的山峦,陡峭的绝壁上树木茂密,残雪覆盖,在崎岖的栈道上,人马众多,或隐或现迎面而来。人马动态各异,行人身着各式冬装,无不具体生动。此画画风工整,色彩浓艳,丰满壮观,可谓仇英青绿画法的代表作。仇英作品中这种浓艳而清新、壮阔而平朴的审美意趣与明中期整个美学思想的世俗化倾向相一致。

    第三,仇英的山水画风格虽源于传统青绿和“院体”画法,但并不拘于一家一派的面貌。就其整个山水画而言,在技法上可分为三类:一是较为纯正的大青绿山水,山石勾勒后不用细皴,山脚以赭石分,以青绿重色染石面,然后每一块面再加染石绿,或分以石青,使各山色协调而有分别,树木云岫勾勒精细。其《九成宫图》《桃源仙境图》等属此类典型之作。二是青绿画法与水墨画法相融合的一类。通常近处山石用小斧劈细细皴成,用青绿法以绿与石青相间染出,色不凝笔。远峰不作皴笔,以花青或石青、石绿和墨渍染而成,似有董源或沈、文画法之精神。《秋江待渡图》《莲溪渔隐图》《仙山楼阁图》等为此类代表作。三是以水墨皴染为主的画法,此类画法得到刘松年、李唐院体家法,山石用细笔小斧劈法,分面细,然于阴暗处和墨淋之,立即又以清水接染,绢地不吸水,故能产生含混融和的意趣,略见吴派绘画之影响。树法中增强转折趣味,衬以夹叶,叶叶分明,一枝一叶无不与实景契合。《松亭试泉图》《松溪论画图》等均属此类画法。

    影响

    仇英的青绿山水画不仅在明代画坛具有一定的影响,而且也对之后的画家产生了一定的影响和启发,例如:清代的王鉴、吴历等画家都受到仇英青绿山水画法影响。

    历史评价

    明代画家文徵明:①见仇实父画,方是真画,使吾曹皆有愧色。(缪曰藻《寓意录》卷四著录《仇实父后赤壁图文衡山后赤壁赋》陈继儒跋转引) ②实父虽师东村,而青绿界画乃从赵伯驹胎骨中蜕出。近年来复能兼二李将军之长,故所画精工灵活,极尽潇洒绚丽能事。(《题仇实父画》) ③精细工雅,深得松年、千里二公神髓,诚当代绝技也。(《仇实父玉洞烧丹图》)

    明代书法家王宠:仇实父工于绘事,笔不妄下。树石师刘松年,人物师吴道子,宫室师郭忠恕,山水师李师训。其余唐宋名家无不摹仿,其妙以一人而兼众长。 

    明代书画家周天球:余往过檇李见实父为墨林山人小照,用白描法,俨然如生,益信仇君绘事可以超元宋而造唐人之室矣。(《白描项墨林像》跋语)

    明代文学家王世贞:仇英者,号十洲,其所出微,常执事丹青,周臣异而教之。于唐宋名人画,无所不摹写,皆有稿本。其临笔能夺真,米襄阳所不足道也。尝为周六观作上林图,人物、鸟兽、山林、台观、旗辇、军容,皆臆写古贤名笔,斟酌而成,可谓绘事之绝境,艺林之胜事也。使仇少能以己意发之,凡所挥洒何必古人?(《艺苑卮言》附录四)

    明代文学家王穉登:画师周臣而格力不逮,特工临摹,粉图黄纸,落笔乱真。至于发翠豪金,丝丹缕素,精丽艳逸,无惭古人。稍或改轴翻机,不免画蛇添足。(《吴郡丹青志》)

    明代文学家李维桢:吴人仰二公(仇英、文徵明)手笔为衣食,真赝美恶之辨亦纷纷与兰亭不殊。(《大泌山房集》卷一百三十三《书兰亭卷后》)

    明代书画家董其昌:盖五百年而有仇英父,在昔文太史亟相推服,太史于此一家画,不能不逊仇氏,故非以赏誉增价也。实父作画时,耳不闻鼓吹阗骈之声,如隔壁钗钏戒顾,其术亦近若矣。行年五十,方知此一派画,殊不可习。譬之禅定,积劫方成菩萨,非如董、巨、米三家,可一超直入如来也。(《画室随笔·画源》)

    明代书画家李日华《味水轩日记》卷七:赵千里原本(指《阿房宫图》)并宋曾纡书杜牧赋,项元汴收得时图逸去,乃请仇英补之,纤丽之极。

    明代书画收藏家张丑《真迹日录》:(《贤劳图》卷)前后凡十三段,全法宋名家,惜其仅画一人一家之事,故不为世所知,其品实出《中兴瑞应图》上,人物山水旗帜军容,种种臻妙。

    清代文学家张潮:其初为漆工,兼为人彩绘栋宇。后徙而业画,工人物楼阁。(《虞初新志·戴文进传》附)

    中国近现代画家张大千:十洲画,人第赏其工笔者,不知其意笔实远过之。予旧收其八尺堂轴《老妪乞书图》,神妙真欲令刘、李失色,何论戴文进、吴小仙辈。

    上海博物馆研究员单国霖:仇英可谓是一位作家与士气兼具的多能画家,他虽然出身非士流,但由于他在绘画上的精深造诣,得以和沈周、文徵明、唐寅等著名文人画家比肩雁行,被合称为“吴门四家”,在明代画史上占有一席重要的地位。

    台北故宫书画处助理研究员许文美:仇英以画为业,虽然出身寒微,与前三位(指沈周、文征明、唐寅)士人背景截然不同。但他技法精熟,同时蕴含典雅秀丽的文人气质,在画坛上大放异彩。

    主要作品

    仇英存世作品数量稀少,据《中国古代书画图目》统计表明,中国内地现存仇英作品只有47件,其他都藏于台湾及海外各大博物馆中。市场中的真迹寥寥无几,多为后世之模本,或市井伪托之作。 其中,《桐阴清话图》轴,图录于《故宫名画三百种》;《右军书扇图》轴、《柳下眠琴图》轴、《剑阁图》现藏上海博物馆;《人物故事图册》《莲溪渔隐图》轴等藏故宫博物院; ] 《捣衣图》轴、《松溪横笛图》轴藏南京博物院;《清明上河图》卷藏辽宁省博物馆;《桃源仙境图》轴藏天津市艺术博物馆;《煮茶论画图》卷藏吉林省博物馆;《清溪横笛图》轴藏四川大学博物馆;《秋江待渡图》《仙山楼阁图》《汉宫春晓图》藏台北故宫博物院;《独乐园图》《赵孟頫写经换茶图》长卷藏美国俄亥俄州克利夫兰美术馆;《学士在亭图》扇面藏美国檀香山艺术博物馆。此外还有《赤壁图》《玉洞仙源图》《桃村草堂图》《松溪论画图》《桃花源图》等。

    人物争议

    因为无确切史料记载仇英的生卒年,所以仇英的生卒年问题一直困扰着学界,且各家说法不一,莫衷一是,主要有以下诸说:

    仇英《职贡图》卷拖尾有一段彭年的长跋,其中有云:“实父名英,吴人也。少师东村周君,画得其法,尤擅临摹。东村既殁,独步江南二十年,而今不可复得矣。嘉靖壬子腊月既望。”其中最重要的一句“而今不可复得矣”,今人皆解读为:仇英至少在壬子(1552年)腊月既望之前已经不在人世,对此均没有异议。彭年跋前还有一段文彭代文徵明所写之跋,署款“壬子九月既望题于玉磬山房”,跋中没有写到仇英是否过世。所以,各家均依此认定仇英卒年应为嘉靖壬子(1552年)九月既望(十六日)以后至腊月(十二月)既望之间。

    至于仇英生年,紫都、耿静在编著的《仇英生平与作品鉴赏》中,依据文徵明传世的《湘君湘夫人图》来加以推断。图上文徵明自题画于正德十二年(1517年),另有王穉登题识谓:“少尝侍文太史,谈及此图云,使仇实父设色,两易纸皆不满意,乃自设之以赠王履吉先生,今更三十年始独观此真迹,诚然笔力扛鼎,非仇英辈所得梦见也。”如果设定正德十二年(1517年)时仇英为20岁左右的青年,那么他大致生于弘治十一年(1498年),享年54岁。

    此外,仇英《玉楼春色图》上有一段文嘉题诗和跋语:“仇生负俊才,善得丹青理。盛年遂凋落,遗笔空山水。至今艺苑名,清风满人耳。偶见实父此图,不觉生感,乃题数字于上,览者尚当宝之。万历戊寅(1578年)仲春,茂苑文嘉记。”书画鉴定家徐邦达在《仇英生卒年岁考订及其他》一文中认为,题诗中的“盛年”一般不能超过五十岁,所以仇英卒年五十。书画鉴赏家万君超则据董其昌《容台别集》卷四《题跋·画旨》记载:“黄子久、沈石田、文徵仲皆大耋,仇英知命、赵吴兴止六十余。”及《画室随笔·画源》记载:“实父作画时,耳不闻鼓吹阗骈之声,如隔壁钗钏戒顾,其术亦近若矣。行年五十,方知此一派画,殊不可习。”据此认定仇英的卒年是嘉靖壬子(1552年),行年50岁。不过万君超也提到,因古人有将虚岁作为实岁的习俗,故50岁也可能是49岁。据此推断生年则可能是弘治十五年(1502年)或弘治十六年(1503年)左右。 另有享年51岁、53岁,55岁诸说,虽未定论,亦当相差不远。

  • 相关作品推荐

    艺术名人馆

    • 书法
    • 油画
    • 国画
    首次使用需要【激活码】激活账号
    该企业微信为自动发码
    扫码免费自动获取激活码
    今日剩余2次/共3次
    扫码下载App,免费提升每日下载次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