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回密码

您好,欢迎来到同样

宋·白玉蟾

认证:北宋官员

简介:

白玉蟾(1134~1229),原姓葛,乳名玉蟾。稍长取名葛长庚, 字白叟、如晦、以阅、众甫,号海琼子、海蟾、云外子、琼山道人、海南翁、武夷翁,世称紫清先生。北宋,今海南省海口市琼山区石山镇典读村人。

7岁能赋诗,12岁应童子科落第,渐渐厌恶科举仕途。南宋绍兴十九年(1149年),16岁时离家云游,养真于儋州松林岭。23岁只身渡海到大陆各地求师。最后入住武夷山止止庵,师从道教南宗四世祖陈楠,尽得其道术。并遵师命至黎母山遇真人授“上注法篆洞法玄累诀”,创立道教南宗宗派。

嘉定年间(1208~1225年),诏入太乙宫中,为皇帝讲道,被封为紫清明道真人。后往来名山,行踪莫测。绍定二年(1229年),羽化于盱江(今江西省境内,一说羽化于今海南省定安县文笔峰)。

他平生博览群经,无书不读。书法善篆、隶、草,其草书如龙蛇飞动;画艺特长竹石、人物,所画梅竹、人物形象逼真;又工于诗词,文词清亮高绝,其七绝诗《早春》被收入传统蒙学经典《千家诗》。所著《道德宝章》,被收入《四库全书》。其他著作有《海琼集》《金华冲碧丹经秘旨》《海琼白真人语录》《罗浮山志》《海琼白玉蟾先生文集》等。是海南历史上第一位在全国有影响的文化名人。

人物生平

童试落第

白玉蟾,字如晦,号海琼子,宋高宗绍兴四年(1134年)三月十五日生,绍兴十五年(1145年),年12岁,应琼山童子科。童子科系唐宋时特设考试科目之一。宋制15岁以下能通经作诗赋者,应试后给予出身并授官。当时,主考官命他赋《织机诗》,他不加思索,立即赋曰:大地山河作织机,百花如锦柳如丝。虚空白处做一匹,日月双梭天外飞。诗意奔放,豪情满怀。然而主考官却认为他出言骄狂,未录取。

白玉蟾在考场上遭到不公正的对待,这位早熟的少年,愤而厌秽风尘,臊腥名利,慕长生久视之道,喜神仙变化之术。仕途不通,改走仙道。他后来在《秋霄辞》里叹道:“世有千里马,可怜无王良。”于绍兴十六年(1149年),他16岁就出家云游,先到黎母山寻师,后养真于松林岭。

松林岭,也称儋耳山,海拔193米。位于儋州市之北部,为儋州之名山,山顶有天然石室,名博望台。山北有岩,名北岩洞,白玉蟾就在此洞修炼(见唐胄编纂的《正德琼台志》),在山顶挖一井以炼丹。有诗云:“枝头红绽梅初熟,口角黄干燕学飞。”《万历琼州府志》也载:“白玉蟾,姓葛,名长庚,琼山五原人,年十二应童子科。尝于黎母山中遇仙人,授以洞玄雷法,养真于松林……。”

民国二十三年(1934年)修的《儋县志》也记载:“松林山,一名藤山,一名儋耳山,以山固儋之主山也。山在州东北二十里,高八十丈,旧多松树,顶上圆耸,下分八脚,恰如三山聚成。山石皆五色,顶有石室,名博望台,高大可一丈,容人站立。山北有岩名北岩,高不及博望台,而宽大过之。仙人白玉蟾与僧和靖皆曾修炼于此。乡人刻有神像奉祀,名白衣公。”从这些资料看,白玉蟾没有在乐会的白石岭、文昌的抱虎山、澄迈的白石洞修炼,只在黎母山、松林岭修炼。 [13] 

拜师学道

绍兴二十四年(1156年),白玉蟾只身渡海,拜师学道。他身上只有三百钱,蓑衣、竹笠都没有,随身只有一把伞,光着脚,满身疥虱,蓬头垢面。在福建罗源兴福寺,捐身为仆。未半月,跟主僧作别。绍兴二十六年(1156年)与臞仙游于乐内,是岁以后,方悟妙道。绍兴二十八年(1158年)清明节后三日,游于卢阜。与刀圭子等200人饮酒于翠鹿亭,饮罢有辞曰:风气融兮毕华冷,月影浮兮夜漏永…… 再歌曰:吾家琼山前万遥,白杨青草几度秋……

淳熙二年(1175年),白玉蟾42岁,于甬东遇陈泥丸,拜之为师,随归广东的罗浮山。陈泥丸给白玉蟾授予持行金丹之基,白玉蟾易之,不再请益,结茅静坐。陈泥丸谓之曰:“子可更往外勤求数年后,当待子于此。”陈泥丸遣其离罗浮后,他北向洞庭,经潇湘,再折到武当山,与北极经邪院左判官讲习符法。复而入四川青城山,进访金堂,遇老道人授予《度人经》。

白玉蟾在拜师学道中,他先后到过广东、江西、福建、浙江、湖南、湖北、四川、广西等地,罗浮山、庐山、霍童山、武夷山、龙虎山、天台山等名山大川都留下他的足迹。他在拜师访友中,到处受冷遇碰钉子,但没有畏惧、退缩。他饥来吃饭困来眠,安然以对。淳熙九年(1182年),49岁的白玉蟾往外勤求7年,乃归广东罗浮山复命,陈泥丸慰之曰:“学者须如此,方能任道也。”次年中秋,对月坐谈,陈泥丸授予“大道归一论”,乃太乙刀圭之说。光宗绍熙元年(1190),承陈泥丸受以大前号一论,归而诵习默味。经过8年,深知奥妙。次年,陈泥丸对其间修炼工夫,乃指点火候次第。白玉蟾辞别罗浮,而隐郦市,预备金丹药材。绍熙四年(1193年)陈泥丸给白玉蟾受长生留命诀。绍熙五年,白玉蟾用尽苦工3年,而温养不慎,致汞走铅飞,丹败垂成。炼丹失败,对白玉蟾思想上打击很大,但他并不灰心丧气,继续总结经验教训。宁宗庆元二年(1196年),张紫阳(即张用诚)知道白玉蟾炼丹失败,命童自天基送金丹400字诀授白玉蟾,教其关防慎密。于是白玉蟾方悟分玉沐浴之理。后购药材重炼,尽其防危虑险之能事。庆元三年(1197年)炼丹告成。

精心著述

庆元四年(1198年),65岁的白玉蟾再往福建武夷山,结茅静坐修道。此段时间,白玉蟾经常往返武夷。嘉泰元年(1201年),他到江西南昌,与臞仙相遇于豫章,嘉泰三年(1203年)又返武夷。以后又离武夷来往于霍童、罗浮诸山。嘉定六年(1213年),翠虚假水解于临漳、复出武夷,给白玉蟾授诸玄秘。嘉定八年(1215年),白玉蟾与道友洪知常、陈守默、唐继瑞等会于武夷。这年九月,白玉蟾写《云窝记》。嘉定九年(1216年),名隐士詹琰夫出资重建止止庵,并延请83岁的白玉蟾住持。白玉蟾与武夷山关系密切。武夷山道教由于巧借山水,大大提高了自己的影响。过往的仕宦权贵、文人墨客,流涟于山水之间,无意穿梭于武夷山道教的规范之中却屡屡为道士、为官观题字赋诗,诗赋记载又进一步促进道教的发展。南宋以朱熹为代表的学者在武夷山聚徒讲学、深研学问,使武夷山成为理学名山,理学家与道士互为影响。宋以后的道士还接受朱熹的“正心诚意”的学说,将其融汇人道教修炼之中,成为道士们追求的一种境界。白玉蟾在武夷山以独特的内丹大法创紫阳派。他的修炼以精、气、神为核心,掺合理学和禅理,“心通三教,学贯九流”,发展和丰富了道教的思想和理论。

在止止庵和冲佑观住持的白玉蟾广收弟子,致力于传播丹道,建立了称为“靖”的教区组织,在武夷山创立了紫阳派(又称内丹派南宗),形成正式教团。白玉蟾的丹道理论重视对儒学及禅理的融会,是神仙道教的代表派系。他的理论和学术思想,是对道教理论和思想发展的重大贡献,对宋元以后的道教发展影响很大。他曾被邀请主持玉隆官、瑞庆官的国醮大典。他的著作《武夷集》、《玉隆集》、《上清集》等数十卷文稿均被收入正统《道藏》,被视为重要的道教典籍,影响极为深远。由白玉蟾编创的“玉蟾功”法,流传至今,被誉为“东方神功”,武夷山地区有关部门还成立了“玉蟾功医理研究会”等组织。特别是他注释老子的《道德经》是很大的贡献,继承并发展老子的学说。

住持止庵

嘉定十一年(1218年)春,白玉蟾游西山,适降御香建醮玉隆宫,玉蟾避之,使者督官门力挽他回,为国升座,观者如堵。又邀玉蟾诣九官山瑞庆官主国醮,神龙见于天。具奏以闻,有旨召见,玉蟾遁而去。嘉定十二年(1219年),自洪都入浙,访豫王。当地佛教首领僧孤云率诸僧来迎。孤云先以玉蟾博极群书,贯通三氏,昔究禅樾,欲求其为僧以光丛林。制衣钵,物物备具。白玉蟾笑曰:

吾中国人也,生于中国,则行中国之道,理也。若以夏变夷,背天叛道,吾不忍也。禅宗一法,吾尝得之矣,是修静定之工,为积阴之魄,以死为乐,涅榘经所谓生灭灭矣,寂灭为乐是也。吾中国之道也,是炼纯阳之真精,飞升就天,超天地以独存,以生为乐也。故曰,本乎天者亲上;本乎地者亲下,夷夏之道固有所不同,道不同不相为侔也。

孤云听其言,很受感动,毅然弃僧从道。于是,诸僧来向玉蟾求诗文书画者,踵门如市。白玉蟾爱国崇道的精神,对当时民族斗争激烈的南宋时代,是很受各阶层欢迎的。他虽然崇尚道教,但也不排斥外来的佛教,他始终主张三教(儒、释、道)合一。

状元潘公筠写信给他说:“筠于人间。世无所甚敬,于古独长孤、竹君二子而爱李翰林,于今,则海琼先生”。古代科举考试以名列第一者为状元,这是当时夺魁的人物,都这样写信求当他的学生,希望“不舍慈悲”,“早示鞭影”。宋理宗宝庆二年(1229年)冬,解化于盱江(江西临川江),享年96岁。

嗜酒去世

白玉蟾归隐罗浮主要原因是身体状况不好,无法再长途跋涉进行云游。这种结果并不意外,因为他长期嗜酒如命,性格豪爽,经常通宵达旦饮酒,一醉方休。如他云游某地遇到好友知己,那更是“酒逢知己千杯少”,“不知终日醉”。他在福州与大弟子彭耜、师弟留紫元相聚,经常就是连续数日豪饮,谈经论道。他自己也清醒地意识到饮酒对健康造成的危害,但是又无法戒掉,主要原因是他时常处于孤寂苦闷之中,心情忧郁,只得借酒浇愁”。 饮酒过量是白玉蟾在壮年时已身患重病的主要原因,由此导致他被迫中止云游访道,隐居罗浮山。他最后短途云游到了罗浮附近的海丰,突然发病孤独地与世长辞。

主要影响

八百多年前,在被称为蛮荒之地、瘴疠之乡,作为贬谪官员、流放罪犯场所的海南岛,出了个著名的诗人、画家、书法家、哲学家。他名叫白玉蟾,聪慧颖异,刻苦自学,善诗词和四体书法,其草书视之若龙蛇飞动,尤妙画梅竹人物,间或自写其容,数笔立就,工画者不能及。《中国美术史》记载他的事迹,《中国画家大辞典》有他的传,著名的《千家诗》选入他的诗。他涉猎群书,学识渊博,精通儒学、道学、佛学。由于在道学理论和修炼方面的卓越成就,他被尊称为道教南宗第五世祖,对后世影响深远。

文化

书法

白玉蟾存世书法作品最著名的有上海博物院藏的纸本楷书《仙庐峰六咏卷》和台北故宫博物馆藏的草书《天朗气清诗》。观其楷书,写得天骨开张,字势雄强,结体奇蛸,笔力劲拔,将颜筋柳骨同《瘗鹤铭》的清高闲澹舒展奇逸融为一体,行笔过程又偶露宋徽宗瘦金体飘逸之神及黄庭坚跌宕恣肆的笔意。从中可窥其融铸百家,自成一体的脉络。草书《天朗气清诗》洋溢着浮游的仙气,荡漾着清虚的神采。似有经堂清烟徐徐环绕之状,亦有空谷浮云出岫之形。其笔法远绍羲献,章法近师旭素,实开明代草书之先河。为南宋书家中佼佼者,亦为吾琼有记载的第一位诗、书画家。

白玉蟾重视道教著作的重要与启发性,曾曰“一言半句便通玄,何用丹书千万篇?人若不为形所累,眼前便是大罗天。”

诗词

白玉蟾的诗作,究其根源,大体脱胎于晋人的游仙诗。前人评其诗曰“清空缥渺”、“雄博瑰奇”,并以“垂露涌泉之笔”誉之。这评价基本上是准确的。然细究之下,还可发现白诗所描画的另一番烟霞风雨及所隐含的黄老之道。

白玉蟾咏物诗的三层结构:以画引出仙,再以仙引出道。白氏以画人诗,因为他是画家;以画引仙,因为他是道士;以仙明道,因为他不是一般的道士,而是参悟了归根复命学说的南宗五祖,有其自成体系的哲学观,有一首诗被选入《千家诗》。

思想主张

认识论

白玉蟾以为,人的认识,不是先天生成的,也不是从母胎中带来的,而是渐渐长大之后,所见所闻,进而学习,深入研究,悟出其中之道理,终于有所成就,有所建树。他在《日用记》中自述:“予年十有二,既知有方外之学,已而学之,偶得其说。非日生而知之,盖亦有所遇焉。后数年,洞究其妙,由是知三生之因缘,达四大之变灭,渐不堪留意于其学矣。”可见,白玉蟾是一个后知后觉,学而知之论者。

人之学习,机遇也是重要的,要不失良机。俗话说:“机不可失,时不再来”。要能坚持,刻苦钻研,然后才能出成果。前人的经验,后人可以借鉴。白玉蟾在《修道真言》中指出:“三教圣人语录,无非发天地之秘密,接引后学阶梯,细心玩味,便知端底”。

白玉蟾还认为,人的记忆是有限的。世事繁杂,日子久了就会忘记。所以要有录载,以备查考。他在《日用记》中说:“生于人世,为乎人之事,今日今日而已,明日又明日也。回首龆龀之事,今皆不复记忆。性月虽明,情云易蔽。心茅愈塞,神室为芜。”

白玉蟾认为,事业的成功,是自己平生刻苦努力的结果,绝不是有什么神灵相助或代劳。他在《日用记》中指出:“平生虽得道法,未尝效炷香之诚。”可见他是一个非常认真谨慎的人。

白玉蟾一生勤学不倦,寻师结友,足迹几乎踏遍大半个中国,吃尽不少苦头,坚韧不拔,“读天下不读之书”。所以,他“精通三教,学贯九流”。

白玉蟾还在《鹤林法语》中强调:做事要全神贯注,否则无致于事。他说:“方咫之木致于地上,使人蹈之而有余。方咫之木致于竽之端,使人踞之而不足。非物有大小也,盖心有虚实耳。”又说:“猛虎行,草木偃。毒鸠怒,土石揭。盖神全则威大,精全则气雄也。射虎者,见虎而不见石。斩蛟者,见蛟而不见水。当是时,目视者有所不见,耳听者有所不闻。此盖以神用形之道也。”

唯物论

白玉蟾是中国古代一位杰出的唯物论者。他认为,大自然是无限的。他在《鹤林问道篇(上)》中指出:“混沌无极”,“谓之先天一气,混元至精,则是大而不可知之之谓神之意也。”白玉蟾是世界历史上最先提出大自然无限的观点的人,比意大利科学家布鲁诺提出这一观点要早500多年。

白玉蟾认为,事物的新陈代谢,是事物发展的必然规律。他在《道德宝章白玉蟾评语》·《俭武章第三十》中指出:“师老必溃,物壮则老,老者必死,是谓不道。……有道则长存,无道则早已,自然之理也”。在《静胜堂记》中,他说:“大道者,天地之根,阴阳之原”。在《道德宝章白玉蟾评语》·《成象章第六》中又说:“神者,一身之元气”。“神存则生,神去则死”。

白玉蟾认为:大自然是客观的存在,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。他在《道德宝章白玉蟾评语》·《运夷章第九》中说:“古者虚无生自然,自然生大道,大道生一气,一气分阴阳,阴阳为天地,天地生万物,则是造化之根也”。所以,人类要认识自然的规律,就必须“搜寻造化根”。那些尚未被揭示的规律,只能等待去研究,去探索,不能信口开河,胡说八道。其解释是“天机不可泄露”。

白玉蟾在《海琼白真君语录》中指出:“大造无声,风自鸣,籁自动,冬去冰自泮,春来草自生,燕春至,鸿秋归,霜天梅花开,月夜萤火明”,这些都是自然的规律。所以,研究自然规律,掌握自然的规律,就可以一通百通,一了百了。他认为,要顺其自然,不要做违反自然规律的事情。在《鹤林问道篇》(上)中,他说:“存者有也,亡者无也。存者存我之神,想者想我之身。闭目见自己之目,收心见自己之心。有物则可以存,谓之想。无物而强存之,谓之妄想。此乃精思存之妙。操者存之也,舍者亡也。操者操真一之气,存者存太玄之精。凝一神则万神俱凝,聚一气则万气俱聚。顺我之物,可以无心藏之。逆我之物,可以无心顺之”。他在《鹤林法语》中又说:“吾亦不喜其有,亦不忧其无。但知行道奉法,听其自然,所以尔者”。

白玉蟾认为,物质是不灭的。他在《海琼白真君语录》中说:“出入虚无,还返混沌”。也就是说,万物生于自然,回归于自然。在《鹤林问道篇》(上)中他又说:“天地与我同根,万物与我同体”。“往古来今,本无成坏,第以生死流转”。

白玉蟾还认为,事物是可以互相转化的。他在《鹤林问道篇》(上)中指出:“有为之为,出于无为”。在《海琼白真君语录》中,他说:“知则不知,不知则知”。在《修道真言》中,他又说:“因祸得福”。

人生观

做人处世,是每个人都遇到的问题。白玉蟾在《修道真言》中说;“天下人不难立志,最怕转念。富贵二宝是钩人转念的香铒。所以每每得道者,非贫寒,即大患难之后。何也?割绝尘累,回头皆空。”“自一身推之,吾一身即天地,天地即吾一身。天下之人即吾,吾即天下之人。不分人我,方是人道之器”。“万事萌芽,在乎一心。心动则机动,机动则神明而合之,故至诚之道,可以前知。神而明之,存乎其人。”“心乃一身之主,故曰主人要时时在家。一时不在,则官骸乱矣。,所以学道贵恒。始勤终怠,或作或辍,则自废也。”;“功夫如不早做,及至精乾血枯,屈曲求团,有何益哉?”“夫心之动,非心也,意也。神之驰,非神也,识也。意多欲,识多爱。去此二赋,真性园明。不欲何贪?不爱何求?无贪无求,性如虚空,烦恼妄想,皆不为累。”“敬慎二字,通天彻地”。“人当以圣贤自待,不可小视自己,则上达矣。故天下未有不圣贤的神仙”。“居尘不染,乃为上品”。综上所述,白玉蟾的人生哲学就是:立志,不慕荣华富贵,不高高在上,不自以为是,要有至诚之心,要紧守“敬慎”,要自重自尊,不自卑。所以,他强调“清心寡欲”,不“纷纷逐逐”,不“落流俗”,要“陶养性情,变化气质”,要抛掉“烦恼”,绝不能“粗心浮气”,在“与人接物上浑厚些”。

白玉蟾在《修道真言》载:有问前知者。答曰:“机从心生,事以理断。以理断事,人即神也。弃理问神,神亦不答”。关于符水,白玉蟾在《鹤林法语》中说:“验与不验,却是他事”。“不问灵不灵,不问验不验,信手行将去,莫起一切念”。他从不把神和符咒当做一回事。他深知迷信是愚蠢的行为。所以,当南宋朝廷诣他主国醮并召见他时,他却不辞而去。他在《吕祖全书》·《指玄三灿上篇律诗一十六首·十六》中劝人“莫听邪师妄惑”。白玉蟾认为,人的生命是有限的,人死了,魂消魄散,化成粪土,化成精气,回返大自然。

做人要做什么样的人?白玉蟾在《道德宝章注》·《安民章第三》中说:“为子当孝,为臣当忠”;当官要为百姓,使民“饱不思食”,“如意无他”。在《道德宝章注》.《任德章第四十九》中又说:“不以我为我,乃见心中心:人心我心,同乎一性”。在《道德宝章注》·《守道章第五十九》中说:要“以天理胜人欲”,“俭视、俭听、俭思、俭为”。在《道德宝章注》·《谦德章第六十一》中,他指出应对形势,“以静制动”。在《道德宝章注》·《守微章第六十四》中,他指出,面对祸患,“刁知其始,不见其尾”。即不使其萌发,不让其有成。要“防微杜渐”。在《道德宝章注》·《三宝章第六十七》中说:“逐物”,“贪嗔爱欲”,“急欲求成,不见乎道”。“身心不动,静以待之”。在《道德宝章注》·《配天章第六十八》中说:要“慈和、宽泰,“安稳”,“小心翼翼”。在《与彭鹤林书》中,白玉蟾告诫说:“凡事宜珍重,圣事宜珍重,一切事宜珍重”。

白玉蟾所处的时代,宋夏、宋金长期对峙,战争没有休止,致使民不聊生。对此,他深感厌恶,希望尽快结束战争,使百姓安居乐业。他主张,解决民族之间、国家之间的纷争,取决于一个信字。在《道德宝章注》·《独立章第八十》中,他说:“信是道之源”,“味道之腴”,“受道之庇”,“处道之安”,“乐道之和”,“心心相照”,“照见五蕴皆空”。“灰心绝念”,“如如自然”。即是要和平共处,互相尊重,互相信任,肝胆相照,坦诚相待。他反对用战争的手段解决民族之间、国家之间的争端。他在《道德宝章白玉蟾评语》·《俭武章第三十》中说:“不以兵强天下,不露锋芒也。……师之所处,荆棘生焉。心兵起处,灵地荒芜也。大军之后,必有凶年。魔军驰骋,精气耗散也”。

历史评价

王弘诲在《张事轩集》:“吾乡自丘文庄相、而白海琼仙二先生诗文出,业已彪炳艺林,为后世经世之宗,后之作者不可及已。

唐顺之《左编》:“蓬头跣足,一衲弊甚,而神情清爽。喜饮酒,不见其醉,出言成章,文不加点,随身无片纸,落笔满四方,大字草书,视之若龙蛇飞动,兼善篆隶。”

中国历史学家侯外庐主编《中国思想通史》:“道教南宗的建立,较晚于北宗,其创始者是南宗宁宗时代的白玉蟾……嘉定十年至十五年是白玉蟾的活动时期,道教南宗即创建于此时”。

轶事典故

胸怀大志

白玉蟾自幼聪明,又得祖父葛有兴的教导,12岁时便语出惊人。他在《少年行》中写道:“寸心铁石壮,一面冰霜寒。落笔鬼神哭,出言风雨翻。气呵泰山倒,眼吸沧海干。怒立大鹏背,醉冲九虎关。飘然乘云气,俯首视世寰。散发抱素月,天人咸仰观。”还传说他在应试童子科时,主考命作《织机诗》,他居然作出“大地山河作织机,百花如锦柳如丝。虚空白处作一匹,日月如梭天外飞”的豪迈诗篇。也难怪考官说他太骄狂了点。但童言无忌。小小童孩便怀有如此雄心壮志,实在让人赞叹!联想到230年后丘俊七岁就写出的、容天地日月为一体的、后人再也无法超过的“遥从海外数中原”的《五指山诗》,联想到少年毛泽东“问苍茫大地,谁主沉浮”的远大抱负,联想到周思来、邓小平等老一辈革命家以及孙中山、鲁迅等伟人年纪轻轻便远涉重洋,到异国它乡寻求救国救民真理的壮行大举,生在宋代的白玉蟾少时的壮怀激烈,就更令人觉得其间的难能可贵。白玉蟾小时的事迹启示人们:凡成大业者,必须胸怀大志,有超凡脱俗的心态,有顶天立地的气派。

饱经磨难

白玉蟾一生的艰辛,是常人难以坚持忍耐的。相传他16岁离家,“初别家山辞骨肉,腰下有钱三百足。思量寻仙访道难,今夜不知何处宿”。他先是在黎母山寻师,后赴大陆拜师学道。至漳州,衣服卖尽,随身只有一把雨伞。至兴化,仅存三文钱。满身疥虱,时值送春,拣祭品充饥。至罗源兴福寺,捐身作仆。未半月,与主僧作别。时值炎夏,赤脚赶路,脚底打泡流血。至剑浦,荒郊秋雨,无蓑无笠,借宿茅檐,村翁不许。闻建宁人好善,前往求活,无人见怜。上武夷山,遭道士叱骂。去闽至龙虎山上清官,知堂只给馊饭冷汤。渡江往北,遇兵火。转江东,入两浙,夜栖古庙。到处碰钉子,遭冷遇。真是“世道常如蜀道难”啊!但白玉蟾直面前行,从未退缩。后来他几乎走遍了南宋天下。广东、江西、福建、浙江、湖南、四川、广西的名山大川如庐山、罗浮山、霍童山、武夷山、龙虎山、金华山、天台山、长江、洞庭湖、西湖等等,都留下了他的足迹。白玉蟾65岁起在武夷山结庐修道。“千古蓬头跣足,一生服气飧霞,笑指武夷山下,白云深处吾家。”他对道教十分专注虔诚,85岁时遇皇帝诏封他为“紫清明道真人”,命馆太乙官。白玉蟾本可从此安享晚年。但他首先顾及的是道教的事业。在他眼里,“拟占朝班最上头,官情冷似一天秋”。一声不吭便“一夕遁去”。第二年86岁时,玉蟾自洪都入浙,访豫王。

博学勤作

白玉蟾天资聪明,勤奋好学。七八岁即能背诵儒家九经。他以“文苑丽长春,学海深无穷”,“青春不再来,光阴莫虚度”鞭策自己,决心“读尽人间不读书”,“识破世上不识事”。他自称“三教之书,靡所不究”,“世间有字之书,无不经目”,他“天才横溢,慧悟超绝,平生博览群经,无书不读,为文制艺,无所不能”。他的诗友惊叹“莫笑琼山僻一隅,有人饱读世间书”。他著有《玉隆集》《上清集》《武夷集》《海琼白真人语录》《海琼问道集》《海琼传道集》《道德宝章注》《静余玄问》《金华冲碧丹经秘旨》《太上老君说常清静注正误》《九天应元雷声普化天尊玉枢宝经》等著作。他的《道德宝章注》编入了《四库全书》。由于他“随身无片纸,落笔满四方”,在他死8年后,他的弟子才搜集他的作品付印,先后印6次。名为诗文“全集”,其实仅是白玉蟾作品的一部分。台湾出版的《宋白真人全集》达11卷之多,约70万字。他还善长琴棋书画,其书画作品《足轩铭》,现藏于故官博物院。元代隐士黄王介,赞扬白玉蟾书法“飞蛟龙影”。清康熙皇帝的《御定佩文斋书画谱》,也谈及白玉蟾草书“龙翔凤翥”。《宋元宝翰》收录宋元两代书法精品,其中十三幅就是白玉蟾的草书四言诗。其绘画作品知名者有《修篁映水图》《竹石来禽图》《紫府真人像》《纯阳子像》《墨梅图》等十六幅。可谓多才多艺,成果累累。白玉蟾的“玉蟾功”,也早驰名中外。当然,由于历史条件的限制,白玉蟾留下的精神成果究竟有多少实用价值,这倒可以另当别论。但在中国道教发展史上,白玉蟾确是道教南宗教旨的创立者,是名符其实的道教南宗第五世祖。一个人的能力毕竟是有限的,但白玉蟾所俱备的勤于学习,勤苦钻研,勤奋修炼,勤快创作的精神,不也是我们今天建设“学习型社会”时可以吸取的中国古代文化遗产之“精华”吗?

海纳百川

白玉蟾与诸多僧道不同之处,就是他善于学习别人的长处并为己所用。他的道教吸取了佛教禅宗及宋代理学思想。“他虽没有入禅,却与禅宗一派过往甚密,他的道术融摄了禅法”。他在武夷山时又与朱熹过往甚密,集理学大成之朱熹的思想,也被吸收到练丹思想中来;他开创的金丹派南宗,还具有道家内丹学说与神霄派雷法相结合的特点。当他发现外丹的作用有限时,就改在炼内丹上下功夫。朋友苏森说他“心通三教,学贯九流”,一点也不夸张。他的诗,有五言、六言、七言、绝句、律诗等,词有30多个词牌。并吸取了李白、陶渊明、王维等著名诗人的写作风格,写出了不少独具匠心、趣妙横生的千古绝句。他的《橘隐记》,最能说明他是位博采众长的高手。文中写道:“古人所以隐于松者,盖欲示其孤高峭劲之节;古人所以隐于柳者,盖欲彰其温柔谦逊之志。……吾未闻橘之为物果何如焉!杨州厥包橘柚锡贡江陵千株橘,其人与千户侯等,如是,橘可贵也;《风土记》名橘曰胡柑,巴人有橘革中藏二叟语,如是,则橘可奇也;潇湘有橘乡,洞庭有橘泽,云梦有橘里,彭泽有橘市,如是,则橘可嘉也;陆绩怀橘而遗母,李靖食橘而思兄,如是,则可以存孝义;李德裕作《瑞橘赋》,张华作《灵橘歌》,如是,则橘可以人文章;李元有‘朱实似悬金’之句,沈休文有‘金衣非所吝’之句;唐,蓬莱殿六月九日赐群臣橘,秦,阿房官正月一日赐群臣橘;湖之多橘,寒州之盛橘。人孰不知橘之为美,亦不易多得,故古今多记录,则橘果之异物也。”(《修真十书上清集》)橘子,比不上松之孤高,柳之温柔,但经作者一番广征博引,却揭示其许多可奇、可嘉之处。同时又给后人留下他观察事物、分析问题的方法。即要善于在研究吸纳他人的思想成果的过程中,不断丰富充实和校正自己的知识和理念。在今天改革开放的条件下,“善取天下之长”,显得尤为重要。

桃李满园

在白玉蟾之前的金丹派南宗四代,基本上都是秘密的传播。范围很窄,门徒也很少。且无本派祖山、官观,故未形成群众性的教团。至白玉蟾时,他收留了许多弟子,如彭耜、留元长、张云友、王金蟾、陈守默、詹继瑞,还有赵汝渠、叶古熙、周希清、胡世简、罗致大、洪知常、陈知白、庄致柔、王启道等人。再传弟子又有赵牧夫、谢显道、萧廷芝、林伯谦、李道纯等人。他还一改以往无固定修道场所的状况。设立了碧芝靖、鹤林靖、紫光靖等教区组织和修道基地,扩大了道教的影响,从而使道教成为一个有较多徒众,有一定传教地域的较大规模的教派。道教在南宋时期所以能在中国南方流传,蔚为大观,后来连皇帝也授予他“紫清真人”的称号,“为国升座”主醮事时,还出现过“观者如堵”的热闹场面,恐怕都与他广招子弟,注重传播,桃李满园,道友众多关系甚大。

念故思乡

“家在琼州万里遥,此身来往似孤舟。夜来梦乘西风去,目断家山空泪流。海南一片云水天,望眼生花已十年。忽一二时回首处,西风夕照咽悲蝉。”(《华阳吟》)白玉蟾终生为道教事业奋斗,但始终不忘生他养他的故土家乡。他自号“海南翁”、“琼山道人”、“海琼子”、“琼山老叟”。他的诗词中还有“长天与远水,极目烟冥茫。暮鸿孤悲鸣,霜林万叶黄。倚松望翠微,数点寒萤光。吾非长夜魂,堕此寂寞乡。衷情凭谁诉,空山草木长。”(《道藏辑要·琼馆白真人集》)诗中的“堕此寂寞乡”与前诗“家在琼州万里遥”,“目断家山空泪流”一样,都反映了他对家乡海南“云水天”的思恋。他诗词中还有诸如“所喜江山无病痛,可怜故旧半消磨”一类叹息,恐怕都与他念故思乡有关。只是没有李白的“抬头望明月,低头思故乡”那样“明明白白我的心”罢了。相传白玉蟾最终回归故乡,且在文笔峰羽化升仙。这都是传说而已。但白玉蟾爱故乡,常思念,则是无可置疑,值得弘扬的。白玉蟾身为道士,但也关心着国家和百姓。有他两首诗可以佐证。一首写道:“三分天下七分亡,犹把山川寸寸量。纵使一丘添一亩,也应不似旧边疆”,这是对国土沦亡的焦虑。其《祈雨歌》中“山河憔悴草木枯,天上快活人诉苦”,则是对民不聊生的呐喊。我们今天在研究白玉蟾,论述白玉蟾对海南道教的贡献时,对白玉蟾忧国忧民,爱恋故乡这方面的事迹,也是不能忽略掉的。

展开全部

    基本信息

  • 中文名
    葛长庚
  • 英文名
    Ge Changgeng
  • 别号
    武夷散人,海蟾,蠙菴
  • 白叟,以阅,众甫
  • 又名
    白玉蟾
  • 乳名
    玉蟾
  • 紫清先生,武夷翁,海南翁,琼山道人,海琼子,云外子
  • 性别
  • 国籍
    中国
  • 时代
  • 出生地
    海南省·海口·琼山区
  • 出生时间
    1134年
  • 去世时间
    1229年
作品
宋·白玉蟾
1